Tag Archives: 最佳女婿

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最佳女婿-第2023章 不管多苦多難,我們一家三口一起面對看書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从保安亭出来之后,林羽便直接返回了家中。
予卿长好 晏微卿
出乎他意料的是,虽然已经是这个点了,但是家中仍旧灯火通明,江敬仁、李素琴和江颜、叶清眉都坐在客厅内。
江敬仁和李素琴气呼呼的念叨着什么,显然是因为楼下的事情而上火。
因为太过专注,林羽开门他们都没注意到。
林羽闻言心头一动,胸中涌起满腔的歉意和愧疚,因为自己的事情,搅得一家人都不得安宁。
“爸,妈,你们还没睡呢!”
林羽深呼吸一口气,语气平淡的问道。
“家荣,你回来了!”
江敬仁夫妇和江颜、叶清眉看到林羽后神情一动,急忙迎了上来。
“家荣,你怎么样,没事吧?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!”
江敬仁急忙上下打量一眼,厉声道,“他们要是敢动你一手指头,我这就下去跟他们拼命!”
皇上单挑敢不敢
“我没事,好着呢!”
林羽笑着说道。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”
李素琴见林羽安然无恙,这才松了口气,急忙道,“饿了吧,先坐下喝点水,我这就去给你做饭!”
说着她急匆匆进了厨房。
江敬仁则赶紧招呼着林羽坐下喝茶。
“干妈呢?!”
林羽低声冲江颜和叶清眉问道。
“跟佳佳和尹儿都睡下了!”
江颜轻声道。
“颜姐,你这两天都好吧!”
林羽轻轻的拉着江颜的手坐到自己身旁,眉头皱了皱,低声说道,“这几天因为我的事,让你们担心了,我想好了,我要离开京、城!”
听到他这话,江敬仁、江颜和叶清眉的脸色陡然一变,就连厨房里的李素琴拿刀的手也微微一顿,侧耳仔细听了起来。
“离开就离开,我也是这么想的!”
江敬仁立马点头道,“他奶奶的,跟他们在这里受这个窝囊气,我早就在这里呆够了,咱回清海,明天就回!”
“爸,你误会了,我说的是我自己离开!”
网游之重生挣仙
林羽急忙说道,“你们还不能离开,你们跟往常一样,还是要住在这里!”
他不能让自己的家人跟着自己一起冒险。
只有待在京中,处在军机处的保护之下,他的家人才是最安全的。
江敬仁一听林羽这话瞬间不干了,急声道,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我们是一家人,哪有你自己走的道理,你去哪儿,我们就去哪儿!”
“就是,家荣,你都走了,我们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!”
厨房里的李素琴闻声也拿着勺子急匆匆走出来。
“爸,妈,你们听我说,我虽然离开了,但是说不定很快就能再回来!”
林羽撒谎不打草稿的故作轻松笑道,“我这次离开,其实就是缓兵之计,等风头过去,京中老百姓的情绪平复了,我到时候再回来就是!就当出去散心了!”
江敬仁和李素琴互相看了一眼,有些迟疑。
“爸,妈,你们就听家荣的吧!”
血嫁 远月
江颜也跟着冲自己的爸妈劝说道。
“那要是这么说倒还行!”
江敬仁点了点头,冷哼道,“反正你记住,家荣,咱可是随时说走就走,我可不稀罕呆在这里!”
林羽笑了笑,安慰了老丈人几句,这才将老丈人的怒火压了下来。
简单的吃过东西之后,众人便返回各自卧室休息,江颜则忙着在衣柜跟前给林羽收拾起了衣服。
“颜姐,我来吧!”
林羽急忙道。
“不用,这点活我还是能干得了的!”
江颜笑了笑,一边收拾衣服一边问道,“你这才打算去哪儿,清海吗?!”
“嗯,回清海!”
林羽点了点头,一时间感念万千,喃喃道,“离开那里这么多年了,从未回去过,现在一想到要回去,竟然有些归心似箭了……”
虽然在京中生活了这么多年,但是清海始终是林羽心里最魂牵梦萦的故乡,不只是因为那里是他从小长大并且重生的地方,还因为那也是他与江颜初遇的地方。
从江颜一开始对他的排斥,到接纳,再到两情相悦、情深万重……那些美好的过往直至现在回想起来,仍旧让人心头荡漾,回味不已。
所以,这次离京,他最想去的地方,就是清海。
“也好,我们离开这么久了,终于可以回去看看了!”
江颜笑道。
林羽心头一动,猛地回过神来,转头望了江颜一眼,才发现江颜连自己的衣服也已经开始收拾了,他急忙道,“颜姐,你这是干嘛……”
“我跟你一起走!”
江颜望着他温柔道,“我知道,你不让爸妈跟着,是担心他们的安全,我也知道,你这次离开,面临的困难可能比想象中的要多,所以,我想陪着你,不管多苦多难,我们一家三口一起面对!”

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《最佳女婿》-第2022章 覆水難收相伴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“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!”
林羽摇了摇头,神色凝重道,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!”
三小姐的唯美式恋
“是这样的,现在不只是咱小区门口有人闹事……”
物业主任推了下眼镜,急切道,“整个京中各区都爆发了游行和抗议,要求您离开京、城……”
“游行和抗议?!”
林羽神情微微一怔,接着嗤笑一声,自嘲道,“我何家荣还真是好大的脸面……”
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闹得这么大,看来这次这个幕后主谋为了将他逼出京、城,真是下了血本了。
毫无疑问,这些游行和抗议,背后必然有人在推动!
“事情的发展确实有些超乎我们的意料!”
程参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,“我们的人前段时间满城的搜捕凶手,现在成了满城的维持秩序了……”
“对不起,程队长,都是我的错,给兄弟们添麻烦了!”
林羽满是歉意的叹息道。
“何队长,您千万别误会,我不是这意思!”
程参急忙冲林羽摆了摆手,说道,“我是痛恨这帮愚昧的抗议者以及他们背后的推手!”
“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!”
林羽面色凝重道,“现如今,那个凶手也已经躲起来了,看来唯一平息这一切的办法,只能是我离开京、城了……”
“何队长,您可要三思啊!”
程参闻言脸色陡然一变,急忙冲物业主任招了招手,将物业主任赶了出去,自己拉着林羽走到一旁,低声劝道,“您这么一起来,岂不是上了那个背后主使这一切的兔崽子的当了?他费劲心力做这些,就是想逼着您离京呢!”
“事情发展到现如今这个局面,已然是覆水难收,这个当,我是上也得上,不上也得上!”
林羽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,“我自己主动离开,总比被上面催着离开要好!”
既然现在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,那不只是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上面的人也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与其被上面的人授意离开京、城,倒不如自己主动离开,起码还能保住最后的一丝颜面和上面的好感。
“可是一旦离开京、城,日后您……您面对的可就是十面埋伏了……”
程参急声劝道,他很清楚,林羽离开京、城之后面临的必然是刀光剑影、腥风血雨。
甚至,有可能这一走,林羽就永远回不来了!
“我倒是有个建议,您这样,您在京中令找一处僻静点的地方躲起来,我们对外放出您已经离京的消息!”
程参灵机一动,急忙说道,“只要您不出来,不露头,那一切就是神不知鬼不觉,这样一来,不只骗过了这帮闹事的人和那个幕后主使,还同样骗过了那个针对您的杀手……”
“你这是要我做缩头乌龟?!”
林羽笑着打断了程参,说道,“而且还有可能是一辈子的缩头乌龟!”
程参张着的口微微一顿,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圆,因为照他这种说法做,确实就是要让林羽做缩头乌龟。
“何先生,大丈夫能屈能伸!”
程参急忙说道,“您只当是……”
“大丈夫顶天立地,我何家荣光明磊落,没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,我不躲!”
林羽摇了摇头,坚定道,“我宁可离开,去面对刀山火海,也绝不会躲起来苟且偷生!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你不必劝我了,程队长,这些日子因为我的事,给你们添麻烦了,替我跟兄弟们赔个不是!”
林羽沉声说道,“明天一早我就离开,你和兄弟们也就可以好好歇上一歇了!”
他之所以选择离开,选择妥协,并不是怕了这些示威的人,也不是怕了那个一直推波助澜的背后主谋,他这么做,是为了整个城市的安宁,为了程参和韩冰等一众战友肩上的担子可以减减!
他不能为了一己私利,让这么多人替他承担后果!
“何队长……”
“好了,就这么决定了!”
降妖 道莲
程参还想劝说,被林羽摆手打断,“你一会儿出去跟外面的人说,就说我明天就走了,让他们赶紧散了吧!”
“我不说!”
程参咬了咬牙,道,“何队长,今天晚上回去后您再好好考虑考虑,和家里人好好商量商量,我还是希望您能改变主意!”
说着程参“啪”的冲林羽打了个敬礼,转头迈步往外走去。
林羽望着程参的背影一时间心头五味杂陈,轻轻叹了口气,喃喃道,“忘记告诉你了,我已经不是何队长了……”

火熱都市言情 《最佳女婿》-第2019章 最終的目的看書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他这话仍旧加了内息,宛如虎啸龙吟,直接将众人嘈杂的话语声再次压了下来。
仙笺
众人听到他这话,神色一动,似乎很不得见林羽当场死在他们面前。
这样一来,他们的危险也就解除了。
韩冰看到众人的反应心中又寒又怒,厉声说道,“你们逼死了何先生,那你们跟那个滥杀无辜的凶手有什么区别吗?!”
听到他这话,众人神情微微一变,左右望了一眼,动了动嘴唇,没有说话。
王爺 小說
“我们也不是想逼死他,我们只是想让他滚出京去!”
这时人群中一个洪亮的声音大声喊道,“那个凶手是冲他来的,只要他离京,那个凶手自然也就跟着他离开了,这样一来,就可以还我们平安了!”
“对,我们要求他离京!永远不许再回来!”
“离京!马上离京!”
“离京!离京!离京……”
……
众人说着说着齐刷刷的大声叫喊了起来,一个劲儿的叫嚷着要求林羽离京。
离京?!
林羽心头一颤,望着眼前这些人,脸色变换了几番,后背顿觉一阵寒凉,刹那间恍然大悟。
原来,这才是那个幕后主使真正的目的!
就是为了让他离京!
那个幕后主使费了这么大的气力一步步煽动起这么大的舆论,目的并不仅仅局限于要让林羽被踢出军机处,他还要林羽和还林羽全家人的命!
要知道,林羽每次外出执行任务,之所以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将自己家人放在京中,就是因为京中是炎夏的心脏,有警方和军机处的严密防控,是整个炎夏最最安全的地方!
而现在,如果他和他的家人离京,将彻底丧失军机处这层巨大的保护屏障,到时候,这些年与他为敌的各方势力势必会找上门来,抓住这个机会,不择手段的对付他和他的家人!
他自己倒还好说,不管深处何地,面对何种敌人,都尚可自保,但是他的家人呢?!
他难道要二十四小时守在他的家人身边吗?!
就算他什么不干,二十四小时守在自己的家人身旁,那他这么多家人呢,他能每个人都守护住吗?!
哪怕让奎木狼、角木蛟等人帮助保护他的家人,但是面对躲在暗处随时伺机而动的敌人,奎木狼和角木蛟等人难道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疏漏吗?!
纵然他们的力量再大,跟整个城市的安防相比,也还是差的远!
我是特种兵之鹰击苍穹 清酒小饮
这才是那个幕后主使想要的结果,就是要将林羽推入孤立无援的深渊!
只要离京,那看似坚不可摧的林羽全身便会布满了软肋!
这些年来林羽得罪过的敌对势力势必按捺不住,倾巢而动,让林羽防不胜防!
我 殺 破 狼
想到这一切之后,林羽的后背几乎要被冷汗给浸湿了!
不行,他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的家人离开京城!
可是,这样一来,一旦他被迫离开,便只能与自己的家人天涯两隔了!
尤其是想到自己患病的母亲、即将临盆的江颜以及那个自己满怀期待的小生命,林羽便宛如刀割!
骨肉分割,生离死别,实在是再让人痛苦不过!
韩冰听到众人的叫嚷声,脸色变换了几番,也意识到了这背后沉重的后果和隐患,急忙说道,“不行!何先生不能离京!你们知道吗,京、城是全国最安全的城市,而且这几年相比前些年,安全指数大幅上涨,这都是因为有何先生在!他除了是世界中医协会的会长,还有另外一个机密的身份,一直致力于保卫我们的国家,保护我们的同胞,正是因为他的存在,很多臭名昭著的恶犯才不敢进京,倘若何先生一旦离京,那可能会有很多恶徒重返京中,兴风作浪!”
她这番话并不是强行为林羽辩护,而是事实。
正是因为林羽的牺牲,才让军机处的实力提高到了今天这种层次!
正是因为林羽在这里镇守,剑道宗师盟和特情处的一些人才有来无回!
正是因为林羽的震慑,残害数十条人命的大魔头万休才不敢回京!
而现在如果林羽走了,确实会吸引走很大一部分敌对势力的注意力。
但是同样,京、城的安防从今以后只怕也变成了一个纸老虎,应付一些玄术高手可能还说的过去,但是一旦遇上万休或者剑道宗师盟、特情处的顶级高手,只怕将束手无策,到时候,一旦对方大开杀戒,整个京中,那才是真正的血流成河!
所以,综合来看,林羽在京,对整个京中的居民而言,是利大于弊的!

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最佳女婿-第2018章 一羣白眼狼展示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在如今这种情况下,林羽一旦动手,那事情便会变得对他更加不利。
而且人群中势必也掺杂着小年轻之流的挑事者,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,正等着林羽隐忍不住出手呢,到时候正好借机再次把事态扩大。
誓不为妃:邪君相公别闹了 人尹
林羽也深知这点,在听到韩冰的劝说之后,紧握的拳头也不由松了松,强压了压自己心头的怒气,深吸一口气,暗暗加了内息,冲众人厉声喝道,“有什么事冲我来,别牵扯到我的家人!”
他这一声怒吼宛如惊雷过地,空气都被震荡的微微颤动,炸裂般的声音直接将众人嘈杂的叫喊声给盖了下去,甚至众人的耳边一时间也不由嗡嗡作响,吓得身子都不由打了个哆嗦!
整条街道前一秒还是喧嚣冲天,而现在霎时间便突然安静了下来,仿佛被人猛地按下了静音键一般!
你是我的鬼迷心窍
众人微微一怔,接着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,认出来的人是林羽之后,他们神情一变,顿时回过神来,立马“呼啦”一声朝着林羽围了上来,张口就骂。
韩冰看到潮水般涌上来的人群顿时吓得脸色一白,立马掏出了腰间的手枪,朝着众人一指,厉声道,“都给我站住!谁敢轻举妄动,我可就开枪了!”
众人被她手中的手枪吓得一愣,立马停住了脚步。
林羽趁众人愣神的功夫,一个箭步窜到拿横幅的一人跟前,一把将那张写有让他全家去死的横幅抓了过来,“嗤啦嗤啦”直接撕了个粉碎!
“何家荣,你做什么?你凭什么撕我们横幅!”
人群中一人大声冲林羽咒骂道。
“你们可以辱骂我,诅咒我,但是不能侮辱我的家人!”
林羽冷冷的望着众人说道,双眼锐利如刀,让人不由心头胆寒,围观的众人顿时声音一喑,脸上浮起一丝畏惧。
“你的家人是家人,那别人的家人就不是家人了吗?!”
人群中立马有人大声质问道,“你有想过那些被你害死的受害者的家人有多痛苦多难过吗?!”
“就是,你想过那些受害者家属的感受吗?!”
“你这个害人精,只要你一天不死,迟早就会把我们给害死!”
“滚出京、城,还我们一方平安!”
众人也立马跟着大声附和了起来。
“放你们妈的屁!”
就在这时,江敬仁风风火火的从小区里冲了出来,冲着众人大声骂道,“那些人被杀,关我女婿什么事,你们真有本事,就应该去找那个凶手,不是来我们家门口撒泼!”
众人闻声不由转头朝着江敬仁望去。
“爸,您怎么出来了?!”
不远处的林羽看到江敬仁之后也不由有些意外。
“爸看不过他们这么欺负人!”
江敬仁冷冷的扫视着众人,推了下眼镜,眼神既委屈又不甘,厉声喝道,“你们这么做丧良心,知道吗?!丧良心!你们只知道把屎盆子往我女婿头上扣,说我女婿害死了这些人,但是,你们怎么不提这些年来,我女婿行医向善,救活了多少人?!你们怎么不说我女婿大公无私,为你们省下了多少医疗费!”
在他眼里,这群人简直就是一群自私透顶的白眼狼,薄情寡义到了极点。
他为自己的女婿不甘,为自己女婿这些年来付出的一切所不值!
“对啊,大家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责任全都推到何先生的身上!”
程参也急忙站出来跟着附和道,“在这件事中,何先生同样也是受害者,我们一起同仇敌忾对付的应该是那个凶手……”
二十二年等于二十二天
“那你们倒是把凶手给抓出来啊!”
人群中立马有人大声冲程参质问道,“从大年初一死人到现在,都十多天了,总共死了都七个人了,你们抓的凶手呢?!”
“就是,你们一天不抓到凶手,那我们就一天面临着危险!”
“今天死的是这对无辜的母女,说不定明天死的就是我们了!”
“对!谁知道这种倒霉事会落在谁的头上?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胁!”
“罪魁祸首就是他何家荣,我们不找他找谁!”
众人顿时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声叫嚷了起来,人群再次喧嚣起来。
仙 王 的 日常
“哎呀……”
大王饶命
程参一时间满头大汗,急忙喊道,“大家听我说……我们一定会尽快抓到那个凶手的……”
他说话的声音尽数被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,压根没有人理会他。
程参一时间无奈不已,转头望向林羽。
林羽神色倒是稍显平淡,冷冷望着眼前这帮人厉声问道,“那你们想我怎么样?!非要我何家荣自尽在当场吗?!”

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最佳女婿 愛下-第2017章 一旦動手就中計了讀書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韩冰一路上开的飞快,不出半个小时,便赶到了林羽所在的小区。
他们离着小区还隔着一个路口,老远便看到小区门口的街道上堵满了人,人头攒动,将整条街道都给堵死了,以至于很多车辆都只能绕路而走,导致附近的四五个路口被堵的异常厉害,通行率非常低。
“何家荣滚出京去!”
“你这个害人精,我们这里不欢迎你!”
“对,滚出去,要不然我们迟早也会被你害死,你这个祸害!”
地獄 公寓
家业 糖拌饭
人群簇拥在小区门口大声的叫骂着,尝试要往小区里冲。
不过小区的门口涌满了军机处的成员以及警方的人,一干人组成厚厚的人墙阻挡着门口的人群,不让他们冲进去。
“大家听我说,你们不要闹事,有话好好说!”
此时程参也在警方组成的人墙中,扯着嗓子大声冲众人叫喊着,试图劝阻众人,急得额头上涌满了豆大的汗珠,但是压根没有人听他的,反倒是不停地有人在推搡他们,试图冲进去。
与此同时,林羽家中的阳台上,江敬仁、李素琴、秦秀岚和江颜、叶清眉都被下面的骚乱给吸引了,聚集到阳台上低头往下观望。
“这帮人在下面干嘛呢?!”
江敬仁皱着眉头不解道。
因为楼层太高,加上关着窗的缘故,他们并没有听清楚楼下众人的叫喊。
“谁知道呢,估计是吃饱了撑的吧,大过年的也让人消停!”
李素琴没好气的嘟囔道。
“管他们的,走,咱该干嘛干嘛去!”
情牵帝王心 小蕊
江敬仁说着就招呼着家人回客厅。
不过此时叶清眉脸色突然一变,指着下面说道,“看,他们打出横幅来了,上面写的好……好像是家荣的名字……”
听到这话,一家人神情一怔,急忙朝下望去,只见此时楼下的人群中,已经有好多人拉出了横幅,所写的内容,与他们咒骂的内容一样恶毒。
冥夫不可以 九月初九
純情 大 明星
“害人精何家荣,全家都不得好死!”
“滚出京、城,还我们安全!”
……
“混账!一帮混账!”
江敬仁看到这些横幅瞬间脸色涨通红,气的直跺脚,怒声道,“他们这是抽了什么风!我们家荣怎么着他们了!”
李素琴、秦秀岚、江颜和叶清眉看到这一幕神情也陡然一变,脸色惨白。
“该……该不会是因为那件连环杀人案的缘故吧!”
叶清眉咬着嘴唇说道。
“什么杀人案啊,关家荣什么事啊……”
秦秀岚神情一滞,双眼有些空洞惊恐,手掌微微颤抖,喃喃道,“家荣不会害人啊,我们家荣不会害人啊……家荣是好人啊……”
江颜和叶清眉看到秦秀岚的神情,脸色陡然一变,知道秦秀岚的大脑这是在受到刺激和惊吓后出现了混乱,她们两人急忙扶着秦秀岚往客厅走去,不停安慰道,“干妈,没事的,家荣好着呢,下面的人不是冲着家荣来的……”
“太可气了,我下去找他们评理去!”
江敬仁气一边气呼呼的骂道,一边作势要去穿衣服。
“使不得,使不得!”
李素琴急忙冲上来拽住了他,责骂道,“你下去再被人打了,不是给家荣添乱嘛!”
楼下那么多人呢,李素琴生怕江敬仁下去后被生吞活剥了。
“他们敢?!”
江敬仁冷哼一声,接着神情一凛,厉声道,“他们就是吃了我,我也得下去,我容不得他们辱骂我女婿,而且我是这个家除家荣外唯一的男人,我绝不会让我女婿一个人面对这些混蛋!”
说着他不容分说,坚定地穿好衣服和鞋子,往楼下走去。
“那你小心着点!”
李素琴急忙说道。
“你照顾好老秦和颜颜!”
说着江敬仁一把甩上门,进了电梯。
话说林羽和韩冰看到小区门口的景象之后,直接将车子扔到了路旁,跳下车快速的朝着人群奔去。
林羽一边跑一边抬头望了眼自己家所在的楼层,心头慌乱,尤其是在看到人群中有人拉起了横幅,他一时间怒发冲冠,知道这帮人肯定是早有预谋的,就是为了刺激他的家人!
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,双眼赤红,浑身杀气死荡,眼前的这群人在他眼中像极了一群呲牙咧嘴的野兽,他恨不得冲上去直接动手。
虽然对方人多,但是只要他出手,不出五分钟,便可以将这些人全部烂泥般揍瘫在地上!
“家荣,千万不可出手啊!”
韩冰看到林羽的神情后心头一紧,急忙拽了林羽的胳膊一把,沉声劝道,“说不定这也是一个圈套,一旦你动手的话,就中计了!”

優秀都市小說 最佳女婿討論-第2016章 問心無愧便足夠了分享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“他们的动作,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啊!”
林羽轻轻叹了口气。
他想到这帮人一定会趁热打铁扩大事态,但是没想到这帮人下手竟然这么快!
“在案发后这么断的时间内,就爆发了如此大规模的信息传播,上头的人也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,认为一定有人从中作梗,煽动舆情,已经特地抽调专人对此进行调查!”
韩冰急忙道。
“调查又有什么用呢?!”
林羽摇了摇头,十分无奈的说道,“这些人在实施计划之前,必定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,不管怎么调查,充其量不过是逮出几只替罪羊来罢了,而且,到时候,只怕军机处早就变天了!”
事到如今,无论他们做什么,都已经无力回天。
甚至连上面的人,也被巨大的舆情和社会压力给推着走。
整件事如同巨大的山洪,毫不停歇的裹挟着他们滚滚向前,任谁也无法跳脱出去!
就在这时,水东伟给林羽打来了电话,跟韩冰刚才所说的一样,水东伟将今早上他们被叫去训话的事情跟林羽讲述了一下,告诉林羽上面的人已经将时间缩短到了两天。
薄情首席:调包夫人难驯服 暮小小
“水处长,我必须得跟您坦诚!”
林羽轻轻叹了口气,满是无奈的说道,“现如今别说给我两天的时间,哪怕给我二十天的时间,我也抓不到这个凶手!这个凶手只要脑子没问题,现在就绝不会现身!”
空間 靈 泉 有點 田
电话那头的水东伟猛地一顿,接着无奈的叹息道,“不用你说我也知道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……”
“水处长,对不起,这次是我连累您和袁处长了!”
林羽神情愧疚的说道。
“小何啊,你千万别这么说,这件事,你也是受害者!”
水东伟叹了口气,说道,“不过停了我的职也是好事,最近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,我早就干够了,上面能找个人帮我顶上,那我反倒解脱了,终于可以歇上一歇了,我可不像老袁,迷恋权力,这一停职,这老小子还不知道得躲哪个旮旯里哭呢……”
正月 初 四
说着水东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“您说的不假,估计袁处长这次想必得肝肠寸断!”
林羽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不过他们的笑声在一旁的韩冰听来,是那么的无奈心酸。
随后水东伟止住笑,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,“家荣啊,起码我们现在还在职,既然我们在职一天,那我们就做好我们该做的事,无论最后结局如何,我们只要问心无愧,便足够了!”
“是!”
林羽神情一凛,定声答道。
“走,上车,我现在就跟你一起去郊外巡查!”
极品官运
韩冰沉声说道,招呼着林羽上车。
“你就甭去了,纯粹是浪费时间罢了……”
林羽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“不到最后一刻,我们就不能放弃希望!”
韩冰面色严肃的说道,“尝试了或许不会成功,但是不尝试,便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!”
林羽无奈的笑了笑,接着跳上了车,跟韩冰一起朝着郊外进发。
不过他们刚出市里,韩冰便接到了一通电话,随后她脸色一变,对着电话那头说道,“我知道了,你们维护好现场的秩序,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进小区!”
接着他立马挂断电话,“吱嘎”一声猛地将车掉头,朝着来时的方向飞速疾驰。
“怎么了?!”
林羽满脸不解的问道。
“你们家所在的小区被人给堵了,据说是冲着你去的!”
韩冰沉声说道。
“什么?!”
林羽脸色猛地一变,急声问道,“什么人?!”
“好像是……是一些抗议的人群……”
重生名门毒女 无风自飞
韩冰紧皱着眉头说道,“应该跟今上午的事情有关!”
林羽闻言心头咯噔一颤,脸色蜡白,难道,是今上午那对母女所在小区闹事的围观者转移到了他们家小区?!
想到自己身患疾病的母亲,年迈的老丈人、丈母娘,以及怀孕的江颜,林羽刹那间心急如焚,怒火中烧,眼中瞬间涌起一股无尽的寒意和杀气!
这些人怎么侮辱他都可以,但是不能骚扰他的家人!
“加快速度!”
林羽咬着牙,厉声冲韩冰说道。
“别担心,军机处的弟兄已经将人群给拦住了!”
韩冰看到林羽此时近乎吃人的神情,也不由吓得心头一颤,急忙说道,“我已经让军机处的兄弟给程参他们打电话了,叫市局的兄弟们去支援他们!放心吧,他们绝对伤害不到你的家人的!”
林羽点了点头,紧张阴沉的神色没有丝毫的缓和,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!

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最佳女婿 txt-第2015章 人心之惡讀書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“什么?车都砸了!”
程参脸色大变,怒声道,“这帮人反了天了,知道这么做是犯罪吗?你们为什么不拦住他们!”
“人太多了,拦不住啊……”
三国召唤无双 剑北望
制服男子满脸苦涩的无奈道。
林羽脸上的落寞之情更重,叹息道,“算了,程队长,砸了就砸了吧!”
“不行,我必须找他们讨个说法!这还了得,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
程参满脸怒容,说着转过身,快速往外走去。
“何队长,我们从楼道的窗子跳出去吧,这样不会被人发现!”
制服男子指了指楼道里面狭窄的后窗。
“好!”
林羽苦涩的答应一声,接着略显狼狈的跟着制服男子一起翻过窗户,快步朝着小区后门走去,随后制服男子开车送林羽回去。
途径小区前门的时候,只见小区前面以及前门内的小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,聚满了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其中很多人都在大声叫着林羽的名字咒骂,群情激愤。
路旁路过的车辆和行人都不明所以,好奇的驻足观看,得知跟最近的连环杀人案有关系,也都十分的愤慨,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叫骂林羽的阵营中。
林羽看着这一切满目凄然,心里说不出的苦涩沉痛。
程参说的对,他在京中也小有名气,不管是开回生堂的时候,还是现在管理中医医疗机构,都以治病救人为己任,看病抓药只收成本,没有任何盈利,切切实实为京中的老百姓奉献过,付出过,很多人也都认识他,或者起码听说过他。
他不相信这些叫骂的众人全都不认识他,然而,纵然这些人明知道是他,却没有一个念他曾经的好,仍旧不分青红皂白的不吝以最恶毒的话语咒骂他!
我能把你变成NPC
人心之恶,由此可见一斑。
好在经历过上次京中病人全力抵制长生口服液和中医的事情之后,他也早就对人情世故、世态炎凉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,所以这次事件相比较伤心,他更多的是感到心寒!
“直接送我去军机处吧!”
林羽冲开车的制服男子吩咐了一声,便直接赶去了军机处。
到了军机处,门口的哨兵立马冲林羽打了个敬礼。
林羽叹了口气,望着周遭熟悉的环境,一时间心头压抑,这有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踏进军机处的大门了吧。
“家荣,你怎么来了?!”
就在这时,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一个急刹,停在了林羽面前,接着一身黑衣的韩冰从车上跳了下来,摘下脸上的墨镜,急声说道,“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,我听说市里又发生了一起命案?那个凶手怎么跑到市里来了呢……”
木仙传
“我刚从案发现场过来,跟先前的连环杀人案,不是同一个凶手!”
林羽说着叫着韩冰走到了一旁,将事情的始末讲述了一遍。
韩冰听完后脸色不停地变幻,额头冷汗直冒,喃喃道,“这帮人心机真是又狠毒又深沉……”
“这次他们也是下了血本了!”
林羽苦笑着说道,“如果被上面的人查出来,是他们在全力推动事态扩大,掀起舆论,他们也必然没有好果子吃,但风险越大,收益越大,现在事情一闹大,谁也保不住了我了,如果我没猜错,很快,我们就会接到上面的命令,缩短我们抓捕凶手的时间期限……”
韩冰听到这话神情一变,喉头动了动,满眼无奈的望着林羽说道,“你……你猜的没错,这件事上面的人已经知道了……天还没亮,就把袁处长和水处长一起叫了过去,训斥了一顿,水处长和袁处长回来后给我们也开了会,说上面已经将时间缩短到了两天……”
“两天?!”
林羽大为惊讶,这个时间比他预想到的还要少一天。
“对,其实严格说来,不到两天了……”
韩冰面色惨白道,“截止到明天晚上十二点,如果我们还没抓到这个凶手的话,袁处长和水处长恐怕……恐怕要被停职,上面的人会派其他的人来接手军机处……”
“什么?这么严重?!”
林羽听到这话神情更加的震惊,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,竟然都牵连到了水东伟和袁赫。
“没办法,事情实在闹得太大了……尤其是今天这起命案,刚才信息部告诉我,从凌晨四点多发现尸体到现在,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,网上流传的各种案件相关视频已经达到了数万条!”
韩冰无力道,“而且每分每秒都在有人往上上传新的视频内容,我们的人根本删不完!刚才我们已经告知了各大视频平台和新闻网站,让他们配合我们限制此类内容的发布,但可能已经于事无补……整件事,已经发酵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!”

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最佳女婿 陪你倒數-第2013章 徹底失去了可能性熱推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“计谋?!”
程参眉头一皱,神情更加的茫然。
“对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起案件,应该是早就安排好的……”
林羽望了眼地上母女俩的尸体,满脸的愧疚,叹息道,“他们跟先前那些死者一样,都是因为我而死,是我害死了他们……”
虽然他不敢确定,先前那几名受害者的死跟这个针对他的幕后主谋有没有关系,但是现在他很确定,这对母女的死,绝对是那个幕后主谋安排的!
这么做,无非就是为了扩大事态的影响,以此给林羽带来更大的压力!
各方面的压力!
没想到,为了对付他,这些人竟然可以如此狠毒,可以如此的视人命如草芥!
林羽心中怒火中烧,用力的握紧了拳头。
“何队长,您到底在说什么啊,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!”
程参神情迷惑不已,急声问道。
“上次你去中医医疗机构,替我平息闹事的时候,我跟你提到过,那帮家属好像是被人调教过一般,你还记得吧?!”
林羽转头冲程参反问道。
“当然记得,事后我还问过那些家属……不过他们都不承认!”
程参急忙道。
“当时跟他们一起去的,有一个小年轻,一直在带头挑话,挑拨众人的情绪!”
林羽沉声说道,“刚才我来小区门口的时候,那个小年轻也在外面,并且,在那么暗的光线下,纵使我低着头,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我!”
程参听到这话神色微微一变,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时间出现同一人,确实有些可疑。
“上次在中医医疗机构门口的时候也是,隔着老远,我还在车里呢,他就认出我来了,教唆着众人打骂我!”
林羽眯着眼说道,“这一次,他同样故技重施,如果不是他挑唆,我也不至于被那么多人围堵在外面!”
“何队长,您确定,这次的这个小年轻和上次的,是一个人?!”
程参紧皱着眉头,十分谨慎的问道。
“绝对没错!”
林羽十分肯定点头道,“上次在中医医疗机构门口,我就感觉他不对劲,所以对他格外上眼,可以清楚的辨别他的声音!”
想到这茬,他心里一时间有些懊悔,当天他只顾着安慰那些受害者的家属了,都没有及时抓住这个小年轻,否则,他抓住这个小年轻逼问上一番,揪出那个幕后主谋,或许就不会有今日的事了。
“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,那确实很可疑!”
程参沉声说道,“不过我还是不明白,这跟您说的计谋有什么关系?难道他跟这件杀人案有联系?!”
“他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!”
林羽眯着眼说道,“但是他应该早就知道我会来,早就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了,而且,不排除,围观的人群中,也有他的同伙!”
现在细想来,围观的人群之所以那么容易被带动,多半也是因为其中有小年轻的同伙,帮着一起煽动众人的情绪。
“可是,他这两次,就是煽动了下群众的情绪……又能起到什么用呢?!”
程参不解的问道。
“还起不到什么作用啊?外面的那群人就差把我给活撕了!”
林羽无奈的摇头苦笑,“还有上次,虽然他们没把我怎么着,但是整件连环杀人案就是从那时开始彻底传播开来的,以致于,上面给我们军机处下了死命令,让我们十天之内破案抓到凶手,消除影响!”
“十天?这也太短了吧!”
程参脸色陡然一变,急声道,“还有这茬啊!”
因为他是市局的人,所以对军机处的事情并不了解。
他心中不由一阵胆寒,此时才意识到时态扩大带来的严重性!
“现在已经不到十天了!”
林羽眯着眼沉声说道,“而且经过这起案件之后,整件事情的热度和影响力将会更上一个层次,到时候上面给我们的压力也会更大!甚至有可能缩短给我们的限期,届时如果我们再抓不住凶手……只怕我也就不必在军机处待了!”
最强之异界高手
此时他已经确定,这个某后主谋费劲心力设计这一切,草菅人命,多半就是为了让他被驱逐出军机处!
少了军机处这层身份,那他也就少了一层强大地保护伞!
“这……这么严重吗?!”
程参脸色陡然一变,急忙道,“那,那我们在限期之内抓到凶手,不就可以了吗?!”
“抓不到的!”
林羽轻轻叹了口气,满脸颓然,无比失落道,“从现在开始,可以说,我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抓住他的可能性!”

熱門連載小說 最佳女婿 線上看-第2012章 好精妙的計謀讀書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林羽没有答话,面色凝重的在这对母女的脖颈处检查了一番,眉头越皱越紧,脸色也更加肃穆严峻,检查完毕后,眼中掠过一丝寒色,兀自点了点头。
“果然,杀害这对母女的人,跟先前的那个凶手不是一个人!”
警花
林羽收回手,语气低沉道,“这位母亲和孩子的脖颈是被人用蛮力生生扭断的,虽然凶手出手迅疾,但是爆发力远不如先前那个身怀玄术的凶手,所以断裂的颈骨裂口处碎裂的要轻,相对完整一些,可见这个凶手的能力要平庸的多,充其量不过是特种部队之流的出身罢了!”
通过验伤的结果来看,他可以非常确定,杀害这对母女的凶手实力根本没法与先前那个玄术高手相提并论!
他这话说完,一旁的一名法医精神一抖,突然回过神来,急忙附和道,“不错,我刚才查验尸体的时候也有这个感觉,总感觉这对母女身上的伤跟先前的死者不太一样,但是一时间没想通蹊跷在哪儿,现在经这位队长这么一说,我也才恍然大悟,原来伤口处骨裂的程度不同,也就是说,凶手出手时候的爆发力不同!”
程参听到这话颇有些惊讶瞪大了眼睛,望着地上的一对母女惊讶道,“杀她们的凶手竟然跟先前的凶手不是一个人?那她们母女俩的嘴里,怎么也有相同的纸条……”
说着,他神情一变,紧蹙着眉头说道,“莫非是有人故意套用连环杀人案,借刀杀人,将这起案件嫁祸给连环杀人案的凶手?!”
这些年来,他办过的连环杀人案也不在少数,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,当有连环杀人案发生时,便会有人模仿连环杀人案凶手的杀人手法作案。
很显然,今天他们也碰到了一件类似的案件。
“现在看来,应该是!”
林羽点了点头,神情凝重,沉声道,“凌晨一点多的时候,我们追击的那个人,才是连环案的真正凶手,跟这对母女的死没有关系!”
“呼,那这就没事了,吓了我一跳!”
程参闻言长出了一口气,神情缓和了不少,说道,“这要是被上头的人知道,再次发生了一起相同的案件,而且还是在市里,死的又是一对母女,死状还如此凄惨,势必会大发雷霆,对我们问责,现在既然确定不是同一个凶手,那就没事了,您和我都不会受到牵连,您也不必自责了,这起案件跟您无关……”
悍妃在上:妖孽邪王轻点爱 云天飞雾
一夜梦魇 齿刺
“有区别吗?!”
林羽蹲在地上没有起身,神情没有丝毫的缓和,脸色反倒更加的阴寒冷峻。
程参微微一怔,似乎没听明白林羽的话,疑惑道,“何队长,您说什么?!”
“我说,有区别吗……”
林羽站直了身子,语气无比沉重。
“何队长,您这话……是,是什么意思啊?!”
程参满脸不解的问道。
“杀死这对母女的,跟先前几起命案的凶手虽然不是同一个人,但跟是同一个人没什么两样!”
林羽轻轻叹了口气,脸色铁青。
“何队长,我……我怎么听不懂呢?!”
程参更加迷惑了,林羽这一番绕口的话直接将他说蒙了。
“纵然这起案件跟先前几起案件不是一个凶手,但是引起的轰动和影响都是一样的!”
林羽转头望向程参,眼神灼灼,接着话锋一转,改口道,“不,不一样,这次的案件制造出来的轰动性和影响力,比先前几起案件加起来还要大!”
“可是这两起杀人案的凶手不一样啊,那自然也就不能归为同一起案件!”
程参急忙说道。
“这话你可以解释给我听,解释给上面的人听,我们都会相信你说的,可是……你解释给外面的老百姓听,他们会相信吗?!”
林羽别过头,望向程参,双眼中写满了无奈。
“他们怎么就不相信了,不行我们就公布证据!”
程参急声道。
“你公布了证据,他们会不会以为,是我们想压低事件的影响力,捏造出的伪证?毕竟我们一个凶手都没有抓到!”
傲气至
林羽沉声质问道。
“……”
程参一时间有些语塞,瞪大眼睛望着林羽,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在目前这件事的影响力之下,确实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“可是我们公布的证据确实是真实的啊,他们凭什么不信?!”
程参不服气的问道。
“其实从这起案件发生的那刻开始,一切便都已经注定了!”
林羽眯着眼,眼中掠过一丝寒意,但同时又夹杂着一丝无奈,冷声道,“不得不说,真是好精妙的计谋!”

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最佳女婿-第2011章 不同的兇手

最佳女婿
小說推薦最佳女婿最佳女婿
程参抿了抿嘴,神色暗淡的点了点头,叹息道,“对,只有五岁……而且母女俩死的非常惨,所以小区里围观的这些人才会格外愤怒!”
这也是围观的群众如此针对林羽的原因,他们将满腔怒火都倾泻到了林羽身上。
林羽心头也是颤抖不已,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头顶涌,恨不得直接将这凶手给一刀刀活剐了!
愤怒之余,他内心又再次涌起满满的愧疚,如果昨晚他能够早点到,跟亢金龙等人堵住那个凶手,那这个小女孩和她母亲就不会死了!
可惜,没有如果……
他深呼吸一口气,极力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,冲程参说道,“你继续说!”
“我刚才问过了,据周围的邻居回应,当天晚上他并没有听到这对母女所住的屋子发出过异响,而且从尸体外部看起来,似乎也没有发生过打斗!”
程参说道,“当然,也有过可能是因为这个邻居正处在熟睡状态中,所以没有听到响动,这个我们还需要等法医……”
“那她们母女俩的尸体是怎么被发现的?!”
极品双瞳
林羽直接打断了他,沉声问道。
“小区里早起来赶早市的大爷大妈发现的!”
程参急忙说道。
“早起的大爷大妈?”
林羽皱着眉头望了眼远处围观的众人,沉声问道,“他们是怎么发现的?他们赶早市又不是去人家家里赶……”
九全十美 闲听落花
“是这样的……尸体……两具尸体就吊挂在阳台窗子外面……”
程参咽了口唾沫,接着指了指远处一栋老旧的居民楼,说道,“四楼的窗户那儿……”
林羽顺着程参指着的方向望去,只见前方居民楼的四楼灯火通明,几名身着白色制服的法医正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检查着什么,而阳台窗子的外面,悬挂着两根绳子,正随着寒风飘摇。
很显然,这绳子上本来吊着的,就是那母女俩的尸体。
想到两具尸体在寒风中顺势飘荡的场景,林羽心头猛地一阵刺痛。
“两具尸体在外面挂了半个晚上,一直到今天早上,快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才被发现……”
艳深不知处 宓天若
程参也有些不忍的摇头叹息道,“不得不说,这个凶手下手真狠……”
林羽眯起眼,寒芒四射,紧握着拳头,二话没说,带着程参一起朝着案发的楼上走去。
进了居民楼之后,只见两具尸体就摆放在一楼的楼梯过道里,两名法医已经将尸体验好了,一边讨论一边议论着什么。
“程队长!”
两名法医见了程参立马打了个招呼,接着看了林羽一眼,似乎不认识林羽。
林羽看了他们两人一眼,也没说话,面色凝重的往楼上走去,此时他想先上楼去勘察勘察案发现场。
戏说白翼
程参反倒停下脚步,冲两名法医问道,“怎么样,尸体都检查好了吗?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几点?!”
“两具尸体的死亡时间非常接近,基本都是在凌晨一点到一点半这个时间段遇害的!”
其中一名法医急忙说道。
听到他这话,已经走上楼梯的林羽脚下猛地一顿,低头看了眼时间,脸色大变,急忙回过身快速冲了下来,连忙冲两名法医问道,“你们刚才说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几点?!”
“大概是在凌晨一点到一点半这个时间段啊……”
法医有些茫然的转头望了林羽一眼,不知道林羽为何如此激动。
“一点到一点半?!”
林羽脸上的神情更加惊诧,不由瞪大了眼睛,愣了片刻,接着急忙走到尸体身旁,一边冲两位法医要过医用手套,一边示意两名法医将尸体身上的白布揭开。
两名法医望了程参一眼,见程参点头,他们这才动手将尸体身上的白布掀开,随后一大一小两具尸体便呈现在了林羽的面前。
林羽紧皱着眉头,立马俯身开始检查起了两具尸体。
程参急忙往前凑了凑,好奇的低声问道,“何队长,她们的死亡时间有什么问题吗,您为何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啊?!”
“因为凌晨一点多的时候,我们发现了一个疑似凶手的嫌犯,正在全力追捕他!”
林羽沉声说道。
“啊?!”
程参闻声脸色一变,大感惊讶,看了眼地上的尸体,急忙道,“那……那这样的话,他怎么来杀人的……”
“这也是我疑惑的一点!”
林羽沉声说道,“除非我们追错了人……或者,这一对母女,压根就不是他杀的!”
“什么?不是他杀的?!”
程参满脸震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