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戰婿無雙

優秀都市言情 戰婿無雙 愛下-第297章 天子爪牙閲讀

戰婿無雙
小說推薦戰婿無雙战婿无双
“恭喜沈伟大人,空降杭城。”
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端着一杯酒,谦媚的说,只是看上去好像很是恭敬的样子,但是在他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怨恨,自己在官场摸爬滚打了这么久,等了这么久,马上就能等上杭城一把手的位置了,但是就是这个人空降过来了,直接就把自己的位置抢走了。
这口气怎么咽得下?
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再把沈伟弄下去了,反正自己已经弄下去不少的一把手了,也不差空降的这一个。
这个沈伟居然敢来参加自己举行的这次宴会,那就已经决定了结局了。
“没事没事,谢谢你苏北了,居然为我开一次这么大的庆功宴,我在京城都没见过这样豪华的酒席啊哈哈哈哈。”
中年发福的男人坐在首位,笑嘻嘻的拍着苏北的肩膀,把嬉笑着的苏北肩膀拍得生疼。
“哪里哪里,能为沈伟大人效劳是我的荣幸。”
苏北忍着痛,皮笑肉不笑的举着酒杯,想敬酒,但是被沈伟拦了下来,沈伟靠在苏北的耳边,做出亲昵的样子说:“苏北啊,你也不要叫我大人了,我比你年长几岁,你就叫我沈大哥就好了,我就叫你苏老弟了好不好?”
苏北眼神中精光一闪,这个沈伟看来不是什么干净的人啊,于是立马点了点头说:“好啊,那以后我就叫您沈大哥了,以后沈大哥要好好带带小弟啊。”
“哎呀,什么带不带的,兄弟之间这么说话的嘛?”
沈伟有些不高兴的说:“况且这次苏老弟你搞这么大排场是没少花钱吧,能搞得出这么大的排场,苏老弟你恐怕不差钱吧。”
沈伟指了指周围摆放的那些高级奢侈酒品和各种各样的奢侈品。
“苏老弟你不讲武德了哈,老哥我初来乍到的,苏老弟你不讲讲怎么这个?”
沈伟搓了搓手指,很明显他指的是怎么赚钱的事情。
苏北冷笑了下,这个死胖子果然是上钩了。
“老哥你不要误会啊,我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呢?这都是那边的老板送给老哥你的啊。”
一个满脸笑意的老男人立刻走了出来,合着手笑嘻嘻的看着沈伟,只差一步就可以了。
只要沈伟收下这些东西,那么他苏北立马就可以变成举报者,举报沈伟收受贿赂,至于巴结沈伟的那个商人也是苏北安排好的,这次的宴会也只需要说是他邀请的就好了,毕竟他苏北可什么都没收,到时候也查不到他。
“哎呀,怎么好意思让老板你破费呢。”
听到苏北说完后,沈伟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,但是手上却一点都没有停,冒着精光的就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走。
接着还用贪婪的视线问苏北:“苏老弟啊,还是你有门路,以后可不要忘记了老哥啊。”
言下之意已经是在希望他多带点来。
“好说,好说。”
苏北也假笑着点头,沈伟这条大肥鱼上钩了。
后唐
一场虚情假意的酒席很快就要结束了,沈伟像是喝醉了一样把住了苏北的肩膀说:“还是你苏北混的好啊,老哥我虽然在京城混过那么会,可是一点都不敢沾点啊,那帮怪老头可古板了。”
“没事,沈老哥你现在天高皇帝远的,现在还有谁能管住你了。”
苏北关切的说,心中却想这个死胖子怎么这么重。
“哎,实不相瞒,老哥我一眼就相中苏老弟你是个人才了,你和老哥我可是一路人啊。”
沈伟继续含糊不清的说:“林家送的一架宝马,你能开,李家送的一间别墅,你能住,吴家的股东,王家的林园…..”
沈伟越说越让苏北的脸色发白,沈伟说的这些东西都是他在杭城发展这几年收下的财富,为什么沈伟会知道,明明自己这些财富都没有表现出来过。
“老弟你是不是很疑惑老哥我为什么知道啊?”
沈伟的笑着看着苏北,哪里看得出是喝醉了的样子。
“这次你牵线搭桥给老哥我是想把老哥我搞下马去吧。”
沈伟喝了一口酒,依旧是那副嬉笑的表情,只是气质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“老哥我在京城那边和那些人玩勾心斗角的时候,老弟你不知道还在那呢,这么简单的局你以为老哥我发现不了?”
“你,你在说什么啊,沈大哥我是一心为你的啊。”
问君之比拟天下 笑看亘古
苏北咬着牙,极力的否定这沈伟的话,只是颤抖的语气和苍白的脸色已经暴露出了他的想法,现在的苏北,很慌。
“以前那几个一把手也是你搞下去的吧,你以为京城那边没察觉到?要不是觉着你们在外面内斗的挺有趣的话,早收拾你们了。”
扑通一下,苏北跪了下来,抱住了沈伟的大腿,说:“不是我的错啊,沈大哥,都是,都是我前面的那些上司的意思,我只是个下面的小喽啰啊。”
“小喽啰坐得到二把手的位置?”
沈伟冷笑一声道:“行了,老弟,老哥也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清官,这次只是一个小警告,你只要不给我在背后捅刀子,最后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,杭城这块你现在是个二把手,我能让你做一把手的位置,知道吗?”
苏北有些不明所以的抬头问:“老哥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沈伟叹了一口后说:“杭城这种小地方谁愿意来嘛,要不是上面有人要对付你以为我会来杭城?”
“这次老哥被人空降到杭城来是来对付个人的,你知道前段时间天子大人不见了吧?”
苏北点了点头,这件事情他也听说了。
“上面觉得是天子的死对头做的,现在那个死对头在杭城逍遥快活着,我们上面的人很不高兴啊,所以让我来收拾收拾他,老哥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,所以就想让老弟你帮帮忙啊。”
苏北吞了一口口水,说:“天子的死对头?难不成是,天龙战神?”
沈伟点了点头,苏北一下坐在地上,自己怎么就卷入了这种大人物之间的较量中去了,稍一不慎就粉身碎骨了啊。
“老哥我…”
沈伟用手拍了拍苏北的肩膀,冷冷的看着他说:“你不想掺和进来也可以,但是嘛。”
沈伟凑到苏北的耳边,淡淡的说:“后果你知道的。”

fpnb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戰婿無雙 指尖起舞-第282章 學醫的理由閲讀-iwgnx

戰婿無雙
小說推薦戰婿無雙战婿无双
花鸠杵起拐杖,站了起来,平静的看着钱乣,但只是平静的看着钱乣,钱乣就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威压压在他的身上。
即使有再多的话他都不敢说出来。
“去看看这位钱乣医生的数量有多少。”
万州勾着嘴角,让裁判走到钱乣身边。
“报,总计一千味,分拣五百味,无错误。”
不得不说这钱乣确实是有些本事的,在场的医生听到裁判的报数后都不甘的叹了口气,因为他们也就最多是分拣出常见的两百味中药而已,剩下的这些药材也都是碰着运气的分。
而钱乣居然能分辨出五百味,还是相当厉害的,只不过,众人都直勾勾的看着钱乣,因为钱乣在比赛开始之前可是说了那样的一句话啊。
“在比赛开始前我可是记着钱乣医生说要怎么来着,灵灵我记性不好,你帮我说说。”
万州挑衅的看着钱乣,对付仇家的嫡系自然是不需要装什么正人君子。
“他说只要温曼雪超过他,他就跪下来道歉,然后学狗叫。”
万灵灵也看着钱乣,眼神之中少见的带上了戏谑的感情。
“哦,对是这样没错,那么钱乣医生你打算什么时候做?”
召唤梦三国 暧昧的心灵
万州拍了拍钱乣的肩膀,笑眯眯的说:“君子要敢作敢当啊。”
“哼!”
钱乣一眼不发的走出了会场,这场比赛大不了不参加就完了,但是不可能让他下跪道歉的。
在场外的顾尘深深的看了离场的钱乣一眼,在心中记下了他的名字,等待会比赛结束了就让流斩他们去调查一下这个钱乣,寻常人可不会莫名其妙的招惹别人。
“钱二两一脉都是这样的怂货吗?”
万州张了张嘴,这波把钱乣气走别说有多解气了。
钱乣的事情就只是一场微不足道的小风波,神医大会的比赛还要继续。
做为两次初赛的冠军,温曼雪有了直接进入决赛的资格,正好也让顾尘有时间来教温曼雪一些医术。
至于剩下的医生还需要层层比试才行。
预选赛结束后,剩下的48名医生还需要一次抽签比试,来挑选剩下的24强。
温曼雪来到了观众席上和顾尘一起看接下来的比赛。
“王家医馆对林家医馆。”
…..
“最后一签,胡家医馆对万家医馆!”
当注意到胡家医馆和万家医馆对决后,现场的观众都开始议论了起来,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胡家医馆的名头,至于代表医生胡弥的名头更没有谁听说过。
但是这不妨碍大家把这个胡弥当做最大的黑马,至于温曼雪,是个人都把她排除了议论范围,她的数据太过离谱了。
“诶你们说这次的黑马是胡弥没错吧。”
“那不一定,我看隔壁徐家的徐先也不错。”
“看吧,是不是黑马这不就知道了吗,那可是万家的万灵灵,万神医的孙女。”
“就是,居然万灵灵的医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场外的观众并没有多少的医术知识,但是可以通过对比赛的排名数据来猜测。
人类总是喜欢斗一斗的,对于他们而言,这些神医的比赛就在他们眼中和斗蛐蛐没有什么区别。
“万家,万灵灵。”
“对决。”
“胡家,胡弥!”
观众席上,温曼雪和顾尘疑惑的看着胡弥。
温曼雪思考了一会说:“老公你看那个胡弥是不是那个和我们搭话的姐姐啊。”
顾尘点了点头:“是她没错,结果她也是个医生吗?”
对于温曼雪和顾尘两人来说,胡弥给他们带来的印象太深了。
这个看上去脑子不太好的面瘫美人,对上了另一个从来都没有表情的冰山美女万灵灵,冰山对冰山,看来会是一场有趣的比赛。
在场的观众都是这么想着的。
“你为什么学习医术?”
在万灵灵准备的时候,胡弥走到她的身边,看着万灵灵。
万灵灵不解的看了一眼胡弥,胡弥接着说:“我和你们不一样,你们可以悠哉悠哉的慢慢学着医术,向那些前辈请教问候,可我不能,我只能在黑暗的晚上才有时间看一眼医术,没有人可以回答我的问题,我只能慢慢的摸索那些问题。”
胡弥说着,把长袖拉开。
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“我不知道药物的属性,于是我给自己用,我不知道什么药能治病,于是我给自己用。”
“哪怕药物冲突的作用让我生不如死,哪怕药物让我的脸失去了做表情的能力。”
“我也必须学,哪怕我没有了我要拯救的人,我还是得继续学,因为他们求我继续拯救他们。”
胡弥拿出一根银针,走到一个不知所措的志愿者面前,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银针,然后扎进了志愿者的身体里。
一瞬间,志愿者的脸边得煞白,然后又变绿,躺在地上抽搐着。
“什么,她做了什么?”
“为什么那个人就倒下了。”
万州见到志愿者倒下后焦急的上台,看着胡弥问:“你做了什么?”
胡弥漫不经心的说:“没什么,只是告诉你们比赛的真谛。”
“既然是比赛的话,那就拿起必死的决心来比吧。”
“只要你治好了这个人,这次比赛就算我输了。”
万州皱起眉头,大骂:“胡闹,比赛怎么能拿人命来比,你这是在拿人命当儿戏吗!”
“人生,不就是一场游戏吗?”胡弥看着万灵灵说:“万医生,你打算怎么做呢?”
看着地上躺着不停抽搐的志愿者,万灵灵点了点头:“我答应你,但你不能让他死了。”
不是因为这是万州举办的比赛怕万家会因此而惹上麻烦,万灵灵只是单纯的不想再有人死在自己面前了。
万灵灵把自己的银针拿了出来,一一消毒后坐到志愿者身边,一边下针,一边说:“我也不是因为喜欢学医才学的。”
“因为我不想看见有人死在我的面前,而我却无能为力,只能在她的葬礼上痛哭流涕。”
“我只是为了我没能拯救的人赎罪才学医。”
“这就是我的答案。”
万灵灵下完了所有的针,随后抬头认真的看着胡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