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jrhp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《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》-第285章 不嫁看書-r0rdl

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
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
齐亚亚在说的时候一直注意齐振东的表情,冷清悠也在注意齐振东的表情。
两个聪明的女人试图从齐振东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。
齐振东只是用食指摸着鼻子,低着头,显然不想让别人发现他的异常。
耶利亚眼里像是有星星一样,闪闪亮。
“我们正好定在下个月的十六号,亚亚姐一定可以来参加的。”
她语气里娇羞,齐振东已经听得明明白白。
他爽朗着笑道:“恭喜你啊,到时候我一定去讨杯喜酒喝。”
“好,到时候让阿诚给你发喜帖。”耶利亚笑得温婉。
所谓商人
自从这次从燕来山回来以后,她变得更有女人味了。
最起码齐振东这样认为。
齐振东抬头道:“好。”
然后他又转头对齐亚亚说:“姐,我公司还有事,改天再来看你。”
齐亚亚点点头,说了一声:“好。”
齐振东潇洒地走出去,一如即往的吊儿郎当。
齐亚亚却发现今天弟弟长大了。
“亚亚,你好好休息,我们也先走一步,回头我再来看你。”冷清悠把孩子递给黎析。
齐亚亚笑着说:“好啊,我随时欢迎你来,坐月子太无聊了。”
“放心吧,你安心坐月子,别想那么多。”冷清悠走时还不忘叮嘱齐亚亚。
齐亚亚很是感动。
回去的路上。
冷清悠一边开车,一边从后视镜观察耶利亚的表情。
“ 耶利亚,齐振东是不是喜欢你?”
“姐,你怎么知道?”耶利亚惊讶于冷清悠的聪明。
“这么明显,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了。”冷清悠笑着回答。
耶利亚歪着头想了想,把她和齐振东相遇的经过全部和盘托出。
冷清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她没有拐弯抹角,拐弯抹角只会拉远她们的关系。
妈妈秦蓝双的死也不能怪在耶利亚身上,她只是那场行动中一个无关紧要的探子。
塞外 江南
所以冷清悠依然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。
耶利亚比原来成熟了不少,她没有对自己隐瞒,证明对自己的信任依旧。
“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,振东也是个好孩子,在医院我们说得有些直接,不过长痛不如短痛,他会挺过去的。”冷清悠觉得自己在医院说的有些过分。
但是过分也要说。
不管现在谁的立场上,纠缠不休的爱都是麻烦。
“我知道的,姐。齐振东他很好,只是我爱的只有阿诚哥哥。人生没有如果,所以我也希望他能彻底放下。”耶利亚对燕厉诚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。
剩下的路,冷清悠没有再问。
她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,提醒她是自己的本分,也是做姐姐和大嫂的义务。
不过她左右不了耶利亚的心思。
还好耶利亚看得通透,对燕明诚的爱也够鉴定。
男女之间的事谁能说得清呢?
正如自己和燕厉寻,两个平时没有交集的人,竟也能相处融洽。
不过是何种原因在一起,他们都没有错过这场缘分。
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,它不是你想拥有就能拥有,金钱都买不到。
她把车开回 燕家的时候,燕明慧阴阳怪气地瞪着她说:“哟,还真当燕家是酒店吗?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哼。”
“燕明慧,燕家给你一口饭吃,你最好闭起你的嘴。我可是有权随时敢你出门。”冷清悠冷厉的眼神扫向她。
燕明慧打了个寒战,还是用强硬的语气回道:“你敢。”
“你看我敢不敢,你去你再多说一句,下午我就会让你搬家。”冷清悠的话不是吓唬她。
她会真的那么做。
燕明慧有点怕了,她冷哼一声,扭头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敢把她轰出去,轰出去她住哪儿呢?
一向最疼自己的大哥不见了,家里乱七八糟,她的钱又被股票套牢。
现在的她就像独自在水面上扑腾的鱼。
水很浅,她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死去。
可不想死,她还要等哥哥给她分宝藏。
“燕明慧,你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去收拾东西。”
她的沉默对于冷清悠来说就是挑衅。
“别别别,我不说话了,你们就当我是这个家里的空气。”燕明慧投降了,没我哥哥的保护,她果然弱得不值一提。
“你识相就好,我已经跟苏家联系好了,这个月七号举行婚礼。”冷清悠已经给燕明慧作出了安排。
她可不想整天面对这个老姑娘,能把她轰走,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。
但是给她找个婆家就不一样了。
外人只会认为自己开明大度。
是的,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不然把这个从小就欺负燕厉寻的老女人赶出去,太便宜她了。
燕明慧不敢置信地看着冷清悠,“你没搞错吧,居然给我找婆家?还让我这个月就出嫁?你是不是诚心害我?我才不要嫁给苏家那个瘸子。”
冷清悠冷笑道:“就阁下这副尊容还挑肥拣瘦?我劝你乖乖同意,不然明天我担心你会无家可归。”
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善良。
燕明慧愤怒吼道:“我不嫁就是不嫁,你要敢让我嫁,我就把你做得丑事全部说出去。
冷清悠一脸懵逼,“好啊,你现在就去说。我倒想听听,从你嘴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冷清悠才不会畏惧一个强弩之末。
“你嚣张跋扈,胡作非为,唯利是图,冷血无情……”燕明慧一一罗列出啦。
冷清悠越听,脸上的笑意越深。
仔细看得话,她的笑意都不达眼底,换句话说,她已经越来越生气。
“我是死都不会嫁给瘸子的,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瘸子是变态,我才不要嫁给变态,我宁愿做一辈子老姑娘。”
燕明慧自顾自地说道。
她也是越说越气愤,情绪上来了,控制都控制不住。
冷清悠红唇微勾,沉声道:“不嫁就不嫁,这可是你说的。要做老姑娘我也由着你,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,到时候可别说我故意针对你。不过燕家是留不下你了,一会儿我们会把你送到一个环境怡人的地方生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