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y4l9优美言情小說 醉仙葫-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:石如銀鑒賞-bsi5n

醉仙葫
小說推薦醉仙葫醉仙葫
旁边那仆役打扮的筑基修士则说道:“不怕告诉你们,我家少爷是灵符宗宗主石符真君的独子石如银,而后面这位则是我家少爷的贴身护卫赤眉真人,灵符宗的大名想必你们也听说过,根本就不是你们这样的散修能得罪的起的,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如了我家少爷的意,这样还能做个便宜岳父岳母,如若不然,哼哼……”
溪英夫妇在酒仙城生活六十多年,自然听说过灵符宗石符真君的名头,此人是个元婴中期修士,跟酒仙城主邀月真君是好友,还是灵符宗的宗主,背靠一个大型门派,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得罪的。
若想不得罪石符真君,就要把女儿退入火坑,眼前这石如银明显不是什么好人,女儿跟了他之后肯定会生不如死的,两人就这么一个女儿,娇生惯养三十年,一向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骂都不舍得骂,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去给别人做什么侍妾?
可要是不答应,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不说石符真君将来会不会找麻烦,就眼前的难关都不一定能过去,就那个金丹八层修士,自己夫妻再加上青阳都打不过,而且青阳愿不愿意帮忙还不一定呢,这得罪的可是元婴修士,后果可不是金丹修士能承受的。
溪英作为一家之主,考虑问题必须全面,想到这件事的后果,一时间犹豫不决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后面的箫玉寒则不管那么多,眼看着前面是火坑,岂能把女儿往里推?她站出来道:“不管你父亲是谁,像你这种无耻之徒,我们都不会让女儿跟你。”
那石如银有些不死心,冷冷的盯着溪英道:“你也是这个意思?”
“石公子见谅,我们一家三口就是酒仙城的底层散修,没见过大世面,灵符宗那样的高门大户我们高攀不起,还请石公子不要再来纠缠。”溪英道。他虽然说得委婉,但是拒绝的意思很明显。
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yilan
那石如银以为搬出父亲的名头,对方就会乖乖的把女儿奉上,结果等了半天却只等到这个结果,他顿时就失去了耐心,冷笑一声,道:“还真有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,原本以为溪铃儿已经很不错了,没想到她的母亲更有韵味,徐娘未老,风韵正存,正是本少喜欢的类型,本来我还有顾虑,现在好了,把他们都抓回去,我大小一起收入房中,也享一享那齐人之福。”
僵尸老公:夫人给我吸一口 曼珠珊华
“你无耻!”溪英一家三口同时怒道。
原本溪英还有些犹豫,如今听了石如银的话,顿时就死了心,像石如银这样无耻之人,粘上就没有好下场,就算是这次妥协了,早晚还会被对方逼上绝路,与其如此,不如现在就拼个鱼死网破。
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溪英扭过头来看了看箫玉寒,又看了看女儿,两人跟他一样,都报了必死之心,既然躲过不去,那就一起死吧,一家三口在黄泉路上也能有个照应,不过没有必要拉着青阳师弟一起陪葬,于是溪英又扭头看着青阳道:“青阳师弟,你好不容易来一趟,本想好好招待你一番,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,得罪了灵符宗的人,我们一家怕是没有活路了,你还有大好前程,没有必要趟这趟浑水,等一会儿打起来,你就趁乱逃走吧,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一个外人。”
那石如银似乎也不想节外生枝,冲着青阳道:“我灵符宗的事不是谁都能掺和的,这里没你的事,识相的就赶快滚蛋。”
青阳当然不可能滚蛋,不说青阳现在已是元婴修士,也不说此人是石符真君的独子,石符真君又跟青阳有仇,单凭青阳与溪英、箫玉寒之间的关系,青阳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一走了之。
之前青阳一直没有出面,就是想看看事情如何发展,等到该他出面的时候就亮一下相,看在大家同为元婴修士的面子上,对方应该不会再找溪英等人的麻烦,谁知道这一等竟然等来了仇人,这年轻修士居然是石符真君的独子,真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。
如此一来事情就麻烦了,青阳不亮相还好,若是让石符真君知道溪英夫妇是青阳的朋友,不但救不了溪英一家,还有可能为他们引来灭顶之灾,石符真君正愁找不到青阳算账呢,这不送上门来了?
可要是不管,就得眼睁睁看着溪英一家送死,青阳做不出这样的事。所以青阳早就拿定了主意,这件事必须管,最好趁着这次机会,把那石符真君也引来,把以前的恩怨也解决了。当初那石符真君追的青阳和独角鬼王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若不是青阳命大,早就不知道死几回了,青阳也是憋了一肚子的仇恨,趁此机会正好出口恶气。
想到这里,青阳微微一笑,道:“我这人有个毛病,就喜欢管闲事,别人越是不想让管的,我还越是想管,这可怎么办?”
那石如银顿时就被青阳的话噎了个半死,作为灵符宗宗主的独生子,石如银一向无法无天惯了,什么时候吃过这种瘪?以前每次遇到事情,他只要搬出自己的父亲,就没有人敢不给面子,没想到今天竟然连续两次吃瘪,溪英一家也就罢了,是被逼无奈,这家伙是怎么回事?居然上赶着送死?真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是在吓唬人不成?
石如银怒道:“好,好,好,本想给你留条生路,没想到你自己找死,本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,既然如此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
旁边那仆役打扮的筑基修士冲着那石如银火上浇油,道:“少爷,这样不知死活,不把我们灵符宗放在眼里的人,还跟他啰嗦什么?不过是一个金丹五层修士,赤眉真人随手就解决了。”
灵符宗实在是太过庞大,溪英不忍心青阳因此丧命,也在旁边劝道:“青阳师弟,我们知道你重情义,可这灵符宗真不是咱们能得罪起的,你就不要管这件事了,还是尽快逃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