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說 異常樂園-第五十章 來自病都都主的試探相伴

異常樂園
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
尽管古神是至高存在用来搜罗“数据”与“指令”的工具,却也拥有“繁衍”后代的能力。
当然,生殖方式有别于正常生物,或以本体分化,或以灵魂夺舍,进而衍生古神神子。繁衍后代的目的,也并非壮大族群,而是替死复生与延长寿命。
永生之体仅能长生,被至高存在赐予【永生】的古神们,更是徒有其表,何况在杀机四伏的古神世界,想要活到寿终正寝,简直难如登天,所以站稳脚跟的信仰古神,大都会暗中培育神子,以防不测。
邪魅总裁很勾人
游世古神则基本没有这个条件,不论本体分化还是灵魂夺舍,都会让古神真身进入绵长的虚弱期,本就犹如无根浮萍的游世古神,指不定哪天就和神子一起,被一阵寂风吹得身魂俱灭。
不过在造物主给出的情报中,就有这么一位游世古神,屡次通过分化与夺舍,逃过死劫,从古神世界开辟之初,一直苟到古神世界迎来末日,逃无可逃才彻底死掉。
嗯,这位游世古神之所以能登上情报,便是因为祂与苦难之路有所交集,是苦难教皇成名途中,十分重要的一位过客。
疫病神子同样如此!
余烬早就知道疫疫病神子的存在,甚至也清楚疫病神子一直潜藏于异常项目【瘟疫毒池】,但这后一条情报,却是士兵七十九在那封信件中一笔带出的!
连高高在上的造物主都不知道,瘟疫之地还藏着一座中型异常项目,不然,前来相助的就不会是【明日边缘·医疗团】,而是某位神阶仆从了。
“愚者先生占尽重生优势,短短几天就败退小丑皇、白发女巫以及众多强者,夺走【风暴云陆】上的镜像电脑,不知道他会以本体融合,还是让那位紫红婴孩代为开辟至高之路呢?”余烬愈发觉得愚者先生深不可测,即便明日边缘出现最晚起步最低,也绝对有笑到最后的资格。
“听说散人联盟已经决定将公会主力,转移至明日边缘,说不定闲懒人士不再蛰伏,借此机会一飞冲天。九卦也没有坐以待毙,代表废土集团频频与未来科技进行接触。若论关系,废土世界还是与未来世界更亲近一点,三大组织的计划再怎么宏大,也覆盖不到废土世界。估计在论座结束后,废土集团便已经倒向未来科技,只等利益谈妥公之于众!”
回想昨夜苗苗透露的重要情报,余烬眉头一挑,意识到前路依旧挑战遍布,便猛地合起空白圣经,与陡然望来的木偶少女对视了一眼,旋即在病都都主的注视下,独自一人走出房门。
“事不宜迟,请都主集中病患供我医治。”余烬身形隐于疫医套装的厚重装束,即使是病都都主也仅能透过厚重镜片,看到狂医的淡漠眼神。
“那位小姐不跟来吗?”病都都主看向留在房中,依旧专心作画的木偶少女,他昨天监视了一夜,木偶少女便画了一夜,但在意志干扰下,他始终没能看清所画之物。
“一个垂钓名额,可供两人挥竿?”余烬不答反问。
劍 來
“当然不能!”
七零之悍妇当家 桃花露
病都都主不假思索的答道,侯在左右的眷者烈毒等人,则觉得狂医不止没见过世面,而且贪得无厌。瘟疫毒池乃是神教圣地,每隔数年乃至十数年,才会对外开放一次,每次都会吸引成百上千的强者关注,但有资格进入瘟疫毒池的,仅有寥寥几人。狂医已经白捡了一个垂钓名额,怎么可能再带一个?
“所以她今天选择专心作画。”余烬说完转身便走。
对狂医近日表现了若指掌的病都都主,并不相信余烬会如此随意的,让形影不离的神秘画女留在这里,再加上他至今看不透画中事物,便向神教高层使了个眼色,暗中增加对木偶少女的监视力度,随后才跟上余烬,陪同解决病都疫情,以及确保余烬的生命安全!
为了促使余烬主动投身疫病神教,疫病主祭便在昨夜暗中向远来强者散播出,此次疫病毒池特意为狂医提前开启的惊人信息。
这个消息放在其他世界,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在以混乱著称的古神世界,却凭空为余烬招致大量强敌!昨夜他赶赴病都的路上,其实就有众多强者暗中埋伏,但灵鸦白夜的隐形能力与木偶少女的意志掩护,完美瞒过沿途强敌,直到病都都主亲自相迎,他们才发现了狂医的踪迹。
余烬今早刚刚上线,木偶少女就发出传音,透露昨夜至少有三十人窥探暂居石屋,甚至还有一两个不怕死的家伙,无视病都都主悍然出手,然后就被疫病神教的近神强者,活生生毒成了一团焦炭。
此刻,余烬大步前行甩开病都都主,便立马感受到许多视线围聚而来。
或审视或轻蔑或疯狂或觊觎,以余烬如今的感知能力,就算失去了梦境秘瞳也能估算出其中有不少的眷者尊者,甚至是近神强者!
“好家伙,铺天盖地的敌意,我还是第一次见!不过……怎么没人动手啊?”
身上枷锁突然卸去,余烬战意勃发,很是期待与古神世界的各路强者交手切磋,但让他失望的是,紧随而来的病都都主冷眼环视两侧崖壁栈道,便把聚集在余烬身上的视线,通通逼退。
“哼!一群宵小而已,在病都根本翻不起浪花,狂医请放心,你的安全绝对能够得到保障!”病都都主若有所指的沉声笑道。
“那我就多多仰仗都主照看了。”
余烬随口说了句好听的,便在病都都主的安排下,坐进一座木塔中,为早早集合于此的中重病患提供医治。
其实以病都的医疗实力,余烬不用出手也能解决,况且明日边缘医疗团的团长士兵七十六,此刻就在病都当中。但疫病主祭为了引诱余烬上钩,特意延缓了治疗进程,并对狂医的医术大加赞扬,虽说令一众病患欢天喜地,但病都医者却暗生怨气,那些闻讯而来的各方强者,更是遥望木塔所在,准备亲眼瞧瞧狂医的手段。
“啧,这是非要把我逼到绝路,不得不投靠疫病神教的节奏啊!”
余烬不露痕迹的瞥了一眼神色莫名的病都都主,而后运用疫医套装升级新增的调控能力,开启了【伪·鸦面疫医】汲取特效。
霎时,一道气旋自脑后出现,仿若向空中探出无形大手,将疫病气息自周遭空气,病患体内,以及病都都主的头顶,拢向鸦嘴面具的鼻孔处,凝成一道道依稀可见的紫绿气线。
见此情形,依旧隔着房间看病的诸多病患,纷纷面露喜色,自感体内疫病正在飞快清除,冷眼旁观的病毒医者们则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,从未见过像狂医这么霸道的治病方式。
被扰乱毒气循环的病都都主,急忙以神力维持奥义推演,深深地看了一眼余烬,心中满是震撼。
“眷者烈毒说得不错,狂医似乎真的是疫病克星!若能将狂医收为己用,我疫病神教势必能争霸罪域!”
病都都主不怒反喜,愈发赞同疫病主祭的招揽之策,这两位疫病母体的忠诚信徒,都对接下来的信仰战争胸有成竹,因此余烬表现得越强,他们就越是满意。
“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!”
病都都主的非人虫眼,释放出信息讯号,某位扮作外来强者的疫病信徒,随即得到指令,双眼幽绿口舌发黑的他,对着附近几位眺望强者,公然冷笑:“狂医倒是有点手段,但是普通疫病不够看啊,非得是毒性奥义才能试出深浅!”
紫绝天下 泠墨然
话音落下,这位疫病信徒的头顶浮现形如长蛇的神性虚影,蛇尾狂舞毒牙半张,倏尔喷出一缕无色毒气,涌向木塔所在。
藏在暗处的一众外来强者,通过神性虚影的显化程度,辨别出这位疫病信徒激发了三成毒性奥义,令毒气威力攀升至史诗巅峰,纷纷暗笑出声,笑看狂医要如何处理。
然而直到毒气飞入木塔,即将触及疫医气旋,余烬都一动不动的坐在原位,恍若毫无察觉危机到来。
刚刚才保证余烬安全的病都都主,浑然忘却自身承诺,紧盯疫医套装,暗自心道:“据烈毒所说,他在聚落门前试探狂医,以三成奥义激发史诗巅峰的蚀骨腐毒,反被狂医唤出的一位类鸟神灵,轻松抹除!烈毒实力太差眼界太低,根本看不出底细,若是这类鸟神灵在天下有名,我必然能判断出狂医的来历!”
病都都主聚精会神的看向余烬,然而,升级过后的疫医套装,已然将【伪·鸦面疫医】的特效评级,拔升至史诗高阶,就算余烬不用寂灭印记加持疫医套装,也能利用货真价实的“毒素克星”,轻松搞定史诗巅峰的毒性能力。
嗖嗖嗖嗖!
只见那团奥义毒气进入气旋,便立刻遭到气旋拆解,拳头大的气团转过几圈就缩了一多半,待得涌入面具鸦嘴,原本史诗巅峰的威力水准便只剩下史诗初阶,连升级前的疫医套装都能随意吸收,更何况是升级后的。
奥义毒气从无形中来,于无声中去,普通的疫病信徒甚至都未曾察觉交锋出现。
这……
见状,个别依旧不服的病毒医者,立刻没了怨言,纵使他们中实力最高的,也无法坐着解决史诗巅峰的强大毒素。
那些准备看戏的外来强者,也禁不住面面相觑,认定狂医能被疫病主祭如此吹捧,确实有些门道。
至于未能如愿的病都都主,倒也不曾气恼,因为狂医医术有所精进,是明明白白的情报,而他安排的试探行动,实际上是一枚坠向池塘激起波澜的的石子。
“偌大罪域,拥有称号者无一不是惊神强者,其中敢称‘狂’的,屈指可数,‘狂医’更是闻所未闻!诸位,总不能因为疫病主祭力推此人,就忍他冒名称狂吧?”伪装的疫病信徒立刻开始煽风点火。
“哼,当然不能!听说这狂医出自酷寒之地,但酷寒之地是什么地方?那里地处罪域边缘,早就被各方强者完全忘记,恐怕,酷寒之地连获封称号的规矩都不懂,出了一个有点能耐的,便不觉死的冒头了!”
“废这么多话干什么,出手!”
一位脾气暴躁的外来强者,懒得听别人说个不停,径直激发神性虚影,为本命技能增添四成奥义,尽管升华层级并未打破神灵界限,威力却远胜之前的奥义毒气。
一人出手,数人跟随。
闻讯而来的几十位外来强者,但凡掌握毒性奥义的,纷纷出手攻击余烬,一时间,十数道光是看一眼就能让普通人中毒倒毙的奥义毒素,径直冲向木塔。
身处漩涡中心的余烬,眉头一挑,心知其中的数道奥义毒素,即便是单独面对都需要郑重对待,更别提一拥而上了。
病都都主发现事态隐约超出掌控,面色随即趋于阴沉,犹豫着是否出手拦截,避免逼迫过度,彻底断了狂医的投靠念头。
但就在这时,一丝致命危机从心头浮现,病都都主急忙看向危机来源,旋即发现依旧端坐在原位的余烬,身上涌现了大量黑雾,进而显化出异常项目【鸦面疫医】的朦胧形体。
仿若黑洞的圆形镜片,瞬间捉住病都都主投来的视线,令他仓卒之际,难以扭转眼球,只能被动看向镜片之后隐约显露的一对深邃瞳孔。
嘶!
病都都主眉头紧皱,因为他的灵魂受到引动,强自镇定才勉强抵挡。
噗通!噗通!
可是紧接着,灵魂抽痛的病都都主听到了心跳声,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的,但他很快发现这心跳源自鸦面疫医的朦胧形体,而自己的心脏竟然失去原本律动,跟从眼前这诡异存在一并跳动。
这是哪位尊神?
我怎么从未听过有这般存在?
看祂的眼神,似乎像是要吃掉我?
病都都主陡然心惊,凭借近神境界强行打破自身困境,迅速后退数步,防备鸦面疫医的朦胧形体突然发难。
不过余烬当然不会因小失大,就算能干掉病都都主,也会忍耐到合适时机,确定对方应该是“试探够了”,便约束鸦面疫医的朦胧形体,吸取那十数道奥义毒素,旋即将加持给疫医套装的寂灭印记撤走了。
【提示:史诗级“疫医套装”的升级进度达到百分之十七点三!】
瞥了眼飙升十点的升级进度,余烬淡淡的看向眼神惊骇的病都都主:“敢问都主,您是想尽快结束病都疫情,还是再拖个几天呢?”
“尽快!当然是尽快!护卫不周,还请狂医见谅。”病都都主急忙调整心绪,先以近神之威震慑已然无声的外来强者,随即一把拿出两份玉盒,推到余烬面前。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盒子中装的,便是价值高昂的元素毒鱼。
其中一份,是预支给余烬的报酬,另一份,则是病都都主的赔礼……